观点:学生需要惩戒教育,但教师并不适合拥有惩戒权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11 18:04:42;

自从最高一级发布的《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提到《教师教育惩戒权实施细则》的制定,关于教育惩戒权的讨论就变得热烈起来。各界似乎已经就给予教师受教育和受惩罚的权利达成共识。他们现在期待的是实施细则何时颁布。

我同意这项政策的总方向。学生必须接受纪律教育。不过,我认为是否必须给予教师纪律处分权,以及是否要求教师具体执行纪律处分权,仍有讨论的余地。

我的观点是,纪律处分权只能授予学校或由家庭和学校共同设立的特殊机构,以处分违反纪律的学生。最好不要把它给教师,他们不适合纪律处分权。

首先,为什么学生必须接受纪律教育?

我们都知道,在现阶段,在义务教育学校,教师的专业风险非常大。法律法规对学生的过度保护和家长的过度保护使教师无力也不敢照顾学生。

即使学生犯了严重的错误,学校和老师也没有办法约束和惩罚他们,只能批评教育。最典型的例子是一名12岁的初中生,他被母亲发现吸烟后,与亲生母亲发生了争吵,并残忍地用刀杀死了亲生母亲。事件发生后,这名学生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而且学校还安排老师进行心理辅导,补课。

当时,我看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轻罪不受刑事处罚,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需要其他处罚。过度宽容实际上是纵容。现在他可以杀了他妈妈。谁能保证他将来不会伤害社会?

惩罚和教育相结合可以有效纠正错误行为。成年人和未成年人都是如此。犯有罪行的成年人在被监禁后也应接受教育,提高对其思想根源的认识,以便他们在出狱后不会继续伤害社会。

如果未成年人仅仅通过思想教育而没有受到惩罚就犯错误或犯罪,他们就不会得到深刻的教训。这些孩子在成年时比其他孩子更容易犯罪。

青少年是塑造他们性格的时期。他们必须接受害怕规则的训练。如果他们太宽容,他们会无视规则,甚至影响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然后他说,为什么教师有纪律处分权是不合适的?

据估计,很快就会有实施惩罚的详细规则,这应该是一个否定的清单和一些指导原则。因为教育和教学的过程非常具体,没有详细的规则可以详尽无遗。在实践中,学生是否违反纪律,他们是否需要受到纪律处分,采用何种纪律形式,都需要教师的主观判断,然后具体实施。事实上,立法权的一部分,所有的行政权和司法权都赋予了教师。拥有这些权力的教师可能会成为滥用这些权力的独裁者。

当然,我这样说,可能有点危言耸听。然而,如果我们从家长的角度来看问题,我们会发现这种忧虑并非不合理。

我相信大多数家长都同意必须对学生进行纪律教育。他们反对教师体罚学生,不是反对教育本身,而是反对对教师缺乏信任。他们怀疑老师可能出于愤怒惩罚学生,或者不公平和公正,甚至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惩罚学生。

客观地说,如果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给予教师受教育和惩罚的权利,我们如何保证每个教师都是一个完美的理性人?

事实上,根本没有完美的理性人。《星际迷航》中的斯波克(Spock),一个具有典型逻辑和理性特征的火神,也有情感时刻。

因此,如果教师真的拥有教育惩罚的权力,就很难保证这种权力不会被滥用。在上个世纪及以后,由于文化或经济原因,我们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教师有权惩罚学生,因此学生受到伤害的情况经常发生。

此外,教师没有惩罚的能力。

如果学科标准化,学科实施的适用情况和规模都对教师的专业能力有一定的要求,教师必须通过深入学习才能掌握。更重要的是,如果学生在实施过程中不接受甚至抵制呢?

因此,我相信即使发出纪律执行细则,教师的纪律权力也会受到极大限制,学生亦不会受到伤害。

这正是我担心的。因为有太多的顾忌,教师最终将获得非常有限的纪律处分权。对学生的所谓惩罚可能是轻而易举的无害惩罚,如批评和教育、站立惩罚和慢跑惩罚。更加强调教师以高尚的道德影响学生。

我认为这样的惩罚不会有效。为什么行人总是闯红灯?因为交通警察只能劝阻他们,也就是说,最多惩罚他们充当交通助手。处罚太轻,这使得很难阻止该行为闯红灯。

不久前,我看到一则新闻报道,一名行人在一座城市试闯红灯。面部识别后,行人进入个人信用系统,对闯红灯的行人有很好的威慑作用。

如果行人不讲道理,交警可以打电话给匪警来控制他们。然而,教师惩罚学生的手段非常有限。这种纪律教育毫无意义。

如前所述,学生需要纪律教育,但纪律权力不能授予教师,只能授予学校或由家庭和学校联合建立的专门机构,以惩戒违反纪律的学生。

新加坡的学校已经建立了这样的机构,可以鞭打违反纪律的学生。虽然鞭笞只能适用于12岁以上的男孩,而且对鞭笞的位置和频率有严格的规定,但鞭笞非常严厉,可以说是残酷和血腥的。被鞭打的学生不能在地下行走三天。

因为鞭笞的实施是非常标准的,所以有关于人们为什么受到惩罚、他们被殴打了多少次以及谁实施了惩罚的记录。父母不会质疑,学生也不会怨恨。学习了痛苦而深刻的课程的学生可以获得良好的教育效果。

美国、日本、韩国和其他国家对违反纪律的学生也有类似的纪律机构。我们可以从这些经历中学习。

教育学科的规范化和专业化也是依法治校的具体内容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赋予教师教育和惩罚的权利就是相信“人治”。在建设法治中国的背景下,这显然是不恰当的。

上海11选5投注 日博开户 黑龙江十一选五

上一篇:想低调都很难,解放军在俄罗斯一展雄风,各种武器是轮番上阵
下一篇:泰森为何咬老霍耳朵被判负?专家:泰森心肺不好,其实输给了自己